新华社北京7月11日电 题:反中乱港势力抹黑香港国安法的“新装”与“老调”

香港国安法公布实施,反中乱港势力受到极大震慑。这一小撮害群之马有的宣布“退群”,有的则砌词诡辩,企图通过“变装上市”误导香港民意、阻挠法律施行。观察近日香港反对派一些人对香港国安法的歪曲、抹黑和攻击,不难看出,这些“政治造谎机”吐出的还是站不住脚的老腔调,“权谋黑手”玩弄的还是见不得光的旧把戏。

其四,用“泼脏水”煽动仇视国家。

事实胜于雄辩。香港国安法明定,驻港国安公署只在三种特定情形下对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管辖权。正如南开大学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晓兵所言,法律已有严格规范,驻港国安公署定会严格依法履行职责、依法接受监督,不会侵害任何个人和组织的合法权益。

国网方面透露,张北-雄安特高压交流工程是未来雄安新区“北交南直”特高压电网的重要组成部分。除“北交南直”特高压电网外,未来雄安新区将建成泛雄安新区500千伏双环网、220千伏分区供电的坚强智能电网骨干网架。

为应对新能源电力送出的技术挑战,该工程首次研发应用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可控并联电抗器,其电抗值可根据无功电压水平自动分级调节,对提高特高压交流系统的电压控制能力、运行灵活性和经济性具有重要意义,填补了国际空白。

如今,越来越多香港市民从“修例风波”以来的惨痛教训中意识到,只有筑牢国家安全屏障,香港才能摆脱动荡和纷乱,重回良性发展的正轨。香港研究协会日前公布的调查显示,66%的受访者“非常支持”及“支持”实施香港国安法,63%的受访者支持设立中央驻港国安公署,近80%的受访者认为香港国安法实施不会对香港造成负面影响。

上交所发行上市服务中心陆海生认为,长三角地区是中国经济发展最活跃、创新能力最强的区域之一,G60科创走廊作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的重要平台,聚焦“科创+产业”,推动产业链、创新链、价值链融合发展,创新要素集聚、创新主体众多、高新技术企业不断壮大,也必将是科创板资本市场着力辅导培育的一片沃土。目前G60科创走廊企业登陆科创板势头迅猛,九城市共计受理科创板企业84家、已发行上市38家,均占全国的五分之一。

作为国务院批复的唯一可再生能源示范区,张家口地区新能源装机容量达2000万千瓦,预计2030年将达到5000万千瓦。该工程将张家口地区富余的清洁电能大规模输送至雄安新区,为未来雄安新区实现100%清洁能源供电、构建智慧生态雄安、服务千年大计提供了解坚强支撑。

香港国安法颁布后,香港法律界一些人跳出来高声反对。他们喊得最响的,当属称行政长官指定法官负责处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将“损害司法独立”,称应由独立的司法机构决定审理国安案件法官。

无怪乎有传媒人士看不下去,投书媒体说,香港国安法针对的四类罪行并非一般人可以有机会干犯,“若你不是搞‘港独’‘颠覆政权’就不关你事!”连日来,香港社会有识之士纷纷站出来,呼吁广大市民不要错信“揽炒”派政客的谎言。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马恩国一针见血地指出,反对派的言论是在“讲大话”(粤语意为说谎),目的还是误导市民。

现年40岁的阿富汗人贾法尔·穆罕默德是其中被捕的犯罪嫌疑人之一,他是一个大型有组织人口走私犯罪集团的主要成员,曾在希腊经营一家货币兑换点,将非法移民资金转移至走私者账户。他在伦敦西部一个住宅小区被警方逮捕。

其二,用“司法独立”绑架宪制秩序。

移花接木、撒谎造谣是反中乱港势力在去年“修例风波”中惯用的手段,这一次他们又故技重施。香港国安法明确规定保护香港居民依法享有的权利和自由,却被他们污蔑成“举张白纸也会被捕”;特区政府提醒“港独”口号涉嫌违法,并公布香港国安法第43条实施细则,却被他们贴上“打压言论自由”的标签;还有一些组织和个人一边妄称“国安法已造成寒蝉效应”,一边上演“呼吁国际社会声援”的苦情戏。

国泰民安是人心所向、众望所归。短短十天,香港国安法的积极效应已经显现。香港金融市场保持稳定、交易活跃,各类市场主体通过一系列理性决策为香港未来投下“信心票”。香港正由乱入治,蒙尘的“东方之珠”正重新被擦亮。反中乱港势力妄想阻挠香港国安法实施,“新装”裱得再费心,“老调”唱得再卖力,都注定落寞收场。

国家电网有限公司介绍,张北-雄安特高压交流工程起于张家口变电站,止于雄安变电站,全线双回路架设、长度315千米,总投资59.8亿元。工程于2019年4月开工建设。

反中乱港势力就是妄想在香港社会制造新一波“人人自危”的恐慌,蒙蔽对新法还有待深入了解的市民,以毫无根据的谣言施以恐吓,进而挑拨、煽动人们对抗中央、仇视国家。

长三角G60科创走廊联席办金融商务组组长贾占锋表示,对G60九城市科技创新企业开展一系列辅导培训和精准服务,目的是要依托上交所的专业资源和G60科创走廊九城市制度创新协同优势,加强企业对多层次资本市场的理解,挖掘和培育更多的高成长性、优质科创企业,更快地推动企业精准、高效对接科创板,打造科技、产业、金融紧密融合的创新生态圈,发挥科创板资本市场多长三角G60科创走廊建设的重要支撑作用。

其三,炒作“以言入罪”制造恐慌。

该局国际罪案调查科主管阿瑟·怀特黑德表示,疫情封锁等限制措施是独特的、少有的,人口流动和旅行的限制条件给那些犯罪组织的行动和联络带来不便,而为我们提供了利用情报、迅速采取抓捕行动的机会。尽管在新冠病毒疫情蔓延期间警务人力资源紧张,英国各地的警察部队仍参与了逮捕行动。确保英国公众不受国际罪犯的伤害是至关重要的,即使是在疫情高峰期间我们一刻也没有松懈。(完)

来自松江、嘉兴、杭州的5家拟上科创板企业负责人参加辅导会。长三角G60科创走廊供图

香港国安法生效后,乱港分子李柱铭先是迅速“变脸”,自诩“一国两制”坚定捍卫者,随后又耐不住本性登报声称,所有与特区相关事务只能按基本法办,全国人大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均没有权为港制订任何法律,包括国安法”。市面上的一小撮反中乱港分子也跟着叫嚣“撤销国安法”。

该工程横跨燕山山脉、太行山脉,全线山区、丘陵地形占比近70%,沿线地形复杂、交通运输和施工作业困难,生态环境保护要求高,部分区域有效工期不足6个月。张家口、雄安变电站都是在已建变电站内扩建施工,临电、近电施工多,安全风险高。

且看他们的包装何其低劣、表演何其蹩脚——

针对依法成立中央驻港国安公署,香港一些别有用心之人罗织谎言,与境外一些势力、政客、媒体合谋,诬称公署可在港“随意抓人”。

自回归以来,香港法律界一些人始终不愿正面理解和认同中央的全面管治权和特区的行政主导体制,《东方日报》评论文章直言,攻击香港国安法的所谓“法律观点”背后,“是政治取向的问题,是人的思想和心态问题,是国家意识、国家观念的问题”。

其一,以曲解基本法诋毁香港国安法。

浑水摸鱼是反中乱港势力的老把戏,过去常以“宪法管不到香港”为由明火执仗对抗中央管治权,如今又如法炮制用于诋毁香港国安法,企图误导舆论质疑立法的正当性、合理性。这种“新瓶装旧酒”的招数违背基本法理,只会徒增笑柄。

分析人士指出,这是典型的偷换概念。“基本法规定香港的政治体制是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的行政主导体制,香港国安法相关规定在宪制高度上符合基本法的整体秩序。”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说,以“损害司法独立”名义攻击香港国安法,本质上是扭曲宪法与基本法确立的特区宪制秩序,企图凌驾立法权和行政权搞“司法独大”。

现年38岁的阿尔希德·阿里·克汗因性侵儿童和威胁杀害儿童而被荷兰警方通缉,已在逃6年。警方通过金融交易记录追踪到英国莱斯特市的一个住所,于6月将其逮捕并引渡。

今年以来,围绕如何优化服务精准推动高成长创新企业登陆科创板,长三角G60科创走廊联席办和上交所发行上市服务中心经过多轮研商探讨、探索实践,初步形成了针对高成长创新企业“上市诊断、培育辅导、审核推荐”服务机制。最近,为克服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针对九城市金融干部和重点优质企业开设了上交所浦江学院线上培训班,携手打造科创板上市G60科创走廊专属培训体系,对拟登陆科创板企业进行系统性、针对性、分模块培训,并在后期做好重点上市企业的长期跟踪培育和专业辅导,畅通企业与上交所沟通渠道,助推更多高科技企业登陆科创板。(完)

李柱铭之流的言论刻意歪曲宪法和基本法以及香港国安法之间的关系,存心把“一国两制”的“经”念歪。武汉大学两岸及港澳法制研究中心主任周叶中指出,基本法根据宪法制定,效力源于宪法;宪法与基本法共同构成香港特区的宪制基础。全国人大涉港决定和香港国安法是根据宪法出台的,二者均来自宪法第31条的立法授权。

瞒天大谎犹如风中的肥皂泡。连日来,反中乱港势力利用掌握的媒体资源,不断散播“香港已死”“‘一国两制’已死”等耸动言论,妄图再次挑起恐惧和仇恨,幻想以此“围困”已然生效的香港国安法。他们才是要扼杀香港、戕害港人、破坏“一国两制”的毒手,香港社会已经愈加看清他们的本性。

工程还多次跨越超高压输电线路、铁路、高速公路、长城遗址等,其中跨越乌龙沟长城的线路铁塔高211.6米、塔材重达740吨,创山区特高压铁塔最高、最重纪录;位于蔚县的两基铁塔高差达446米,创山区特高压铁塔高差最大纪录。

Last modified: 2020年11月23日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