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3月17日电 据法新社报道,巴西出现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当地官员17日表示,巴西圣保罗一名62岁的男子死于新冠肺炎病毒,这是南美国家首个死亡病例。

据报道,该男子于16日死亡,但17日当局才确认新冠肺炎病毒是导致其死亡的原因。

一天早上,他从手机上看到一个没有落款的订单,是给武汉市中医院的医护人员送夜宵,晚上没人接单,早上致电却是空号。

武汉“封城”的日子里,何文文为很多隔离在家的人们送去外卖,也把很多匿名的关心送给一线医护人员。

“疫情防控过程中,数字技术在保障社会运转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数字经济不断产生正向溢出效应。”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江小涓说。

截至目前,50多家餐饮企业的4000多名“共享员工”在盒马上班,盒马也将推出3万多个新岗位,在全国范围公开招聘。

无法确认订单,但何文文想这些小食当早点一样可以,就立刻接下,等在医院门口,坚持递到下夜班的医护人员手里。“很多人通过点餐方式表达关爱,我一定要把心意送到位。”

浙江省政府与阿里巴巴合作帮助浙江中小企业建设数字化产销体系;多个电商平台开设助农直播,进行流量扶持,化解农产品积压滞销难题……很多机构和平台向中小企业和创业团队开放数字能力,共享的背后是共克时艰。

抗击疫情中的很多故事,都与一根根网线紧密相连。战“疫”里的数字经济,既是抗击病毒不可或缺的力量,也因不断创造创新为社会生活和经济发展注入动力。

让每一个人帮助每一个人,是互联网始终倡导的价值共享模式。疫情中,共享模式让不少受困的企业和人们看到希望。

搭建团队,挑选主播,联动几十家品牌,老牌商场走进“直播间”——妇女节前后38小时抖音直播活动,吸引了10多万人观看,线上线下销售总和环比增长了14倍。

一天内送了202份外卖。2月18日,武汉美团外卖小哥何文文“跑”出了“新纪录”。

互联网较低的边际成本支撑起了数字经济的超大规模效应。在线办公、远程视频、智能制造、云上零售……借力数字化加快转型、渡过难关是很多行业企业的真实写照。

从大数据防控、人工智能排查到无接触服务,信息技术为抗击疫情带来实实在在的帮助;从在线教育、远程办公到智慧医疗,数字经济让宅家生活更加便利。

上海、北京、杭州、南京、深圳等地的盒马鲜生里,有这样一批特殊的“新员工”,他们原本是一些餐饮企业的工作人员,在餐厅受疫情影响期间,来到盒马鲜生门店里“上班”。

一线医护人员的努力、社区工作者的坚持、方舱医院里的“治愈系”……小红书上,一篇篇笔记记录着真实动人的故事。多个互联网平台开设相应话题,不少求助信息由此得到关注与回应。

巴西卫生部官员表示,截至当地时间16日16时,全国确诊新冠肺炎病例234例,疑似病例2064例。

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副总工程师田野说,尽管当前经济发展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来自“云端”的力量,为应对风险挑战注入信心。

传递温暖的他,也曾被“暖”到想哭。一次送餐,客户把其中一份递给他,说是专门买来给他的。“那一刻差点哭出来,感觉有很多人关心我。”何文文说。

在巴西的26个州和1个联邦区内,已在15个州和联邦区出现了确诊病例。在所有确诊病例中,有128例为输入型病例,80例为本地传播病例,26例为社区传播病例。患者的平均年龄为40岁,有18名患者目前接受住院治疗。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19%。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5.9%。线上弥补线下,线上带动线下,成为很多商业自救的选择。

美团研究院报告显示,1月23日至3月30日,武汉地区产生美团外卖订单396万份。10.2万份送往医院的订单中,6%来自武汉以外的城市,是全国各地用户以外卖的方式送去的关心。

不便出行的人们依靠物流维持正常生活。接单、取餐、送餐,何文文马不停蹄地穿梭于大街小巷,成为城市里的“摆渡人”。

这个春天,上海新世界城压力重重。“疫情发生后,一度一天销售额30余万元,每天光电费就要15万元。”招商总监李蔚很焦虑,转型自救迫在眉睫。

不少大型制造企业也通过订单共享方式帮助产业链上的“伙伴”走出困境。

数字化并非一个个代码或冰冷的机器,一根网线也会激发很多温情。

制造企业也尝试利用数字化破解难题。

工信部有关负责人说,应对挑战、化危为机,需要数字经济的有力支撑。这一过程中,大企业努力壮大生态圈,中小企业尽力提升化解风险的能力。这也是我国持续加大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推动数字化转型的要义所在。

系统性的数字组织能力让红蜻蜓“逆风飞行”。9天之内,日营业额从开始时的零增长逐渐实现超百万元。

被“逼”到墙角,这个传统鞋企开始“拿起手机”做生意。2月8日,红蜻蜓在钉钉上组建“战‘疫’指挥部”。一周内,通过在线办公方式与代理商、加盟商开了434场视频会议,学习“云”上卖货,实践协同制造。

数字化意味着什么?这个春天,人们或许有了更多的答案。

对隔离在家的人而言,它也许是一份热腾腾的外卖,一堂在线课程,或是让宅家变得不再枯燥的很多个可能;在艰难前行的企业家眼里,它也许是云上的商铺、智慧的生产线,或是应对挑战中迸发的一个个机遇……

疫情下的尝试给了李蔚很大启发,“也许未来零售的主要方向,就是把流量看客变成存量顾客,再将存量顾客转化为销量。”李蔚说。

几千家门店闭店,每个月负担1亿多元的支出,疫情发生后,红蜻蜓创始人钱金波一度“彻夜无眠”。

联想在武汉、合肥、深圳、成都等地的工厂为当地临时歇业的中小企业商户员工提供电脑、服务器、手机组装等临时工作机会,目前武汉产业基地已招聘600余名这样的员工。

Last modified: 2020年7月25日

Author